正能量
单价:29.80
作者:(英)理查德•怀斯曼民
类别:书籍
销量:累计已售出0件,0个订单
评价:已有0条评价
库存:还有5
人气:已有9146关注
我要买: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商品详情
线试读部分章节

  奖励是一种负能量
  长久以来,心理学家们试图揭开人类动机之谜。为何有些人非常有自控力以及内在动力,而另一些人却发现连早上起床都很困难?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实验人员就此进行了多项实验。他们将鸽子关在特制的笼子中,然而仔细观察它们的行动。笼中安装有一个开关以及一个电灯。实验人员训练鸽子,让它们每当电灯亮起时就啄开关。他们作了大量的实验,结果显示当实验人员以食物作奖励时,鸽子们学习得快得多。实验人员就此认为,人们就像是大型的没有羽毛的鸽子,因此,可以用同样的奖励措施鼓励人们作出某种行动。这一观点很快被全球各个国家各个组织接受。因此,监狱中的罪犯如果表现良好就可以享受到一定的特殊待遇;学生如果书读得好就会得到一些糖果;员工如果表现突出就能拿到奖金。
  不幸的是,人们很快发现,从鸽子实验中得到的结果并不能直接推广应用到现实世界的人类身上。这些奖励系统或者没有长效,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阻碍人们作出值得鼓励的行为。
  阿尔菲?科恩在其《奖励的惩罚》一书中,通过大量的证据,分类说明了奖励的负面作用,认为它甚至阻挡了正面能量流向我们。比如说,在一项研究中,实验人员追踪了一千名想要戒烟的人。他们将这一千名烟民随机分为两组,让他们参与一个为期八周的戒烟课程。其中一组实验参与者在戒烟运动中得到了多种奖励,包括免费的陶瓷杯以及免费游夏威夷的机会;另一组的实验参与者则作为实验对照标准,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奖励。一开始,奖励措施非常有用,那些获得了陶瓷杯、做着夏威夷阳光海岸之梦的实验参与者们对于戒烟这一活动显现出了非同寻常的热情。然而,当实验人员在实验开始后三个月对他们进行回访时,发现这两组实验参与者中成功戒烟的人数比例相当;而一年后,获得奖励的那一组的实验参与者中,重新开始抽烟的人数相比更多。
  在另一项研究中,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的心理学家埃?斯科特?盖勒回顾研究了政府鼓励民众系安全带的二十八项做法。六年间,在仔细研究过二十五万人次的数据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要鼓励人们养成长期系安全带的习惯,以现金或礼物作奖励这种方式效果最差。同样,也有人研究了奖励在校学生读书的项目,发现其并没有对提高学生阅读兴趣产生长期的积极影响。
  此外,实验人员还研究了对艺术创造行为的奖励。没准你会以为,若给艺术家们提供一大笔钱,他们就会文思泉涌、灵感迸发。但是布兰德斯大学的特丽莎?阿马比尔邀请了一批专业艺术家,请他们评价一些受客户委托以及自发创作而成的艺术作品的艺术价值。她发现,比起那些受客户委托创作而成的艺术作品,那些自发创作的艺术作品获得的评价更高。
  由于担心以上结果的产生并非受到奖励的负面影响,而是因为艺术家自己的创作风格受到了委托人要求的制约,阿马比尔进行了一项更为严密的研究。她招募了一批作家新人,请他们写一首俳句风格的诗,其中第一行和最后一行都要用到“雪”这个词。然后,她将实验参与者分为两组。其中她鼓励第一组中的作家们畅想自己成名后滚滚而来的金钱和声望;鼓励第二组作家仔细想想他们从创作中得到的乐趣。此后,每个人都围绕欢笑这一主题创作了另一首诗。
  阿马比尔请来一组专业诗人,请他们阅读这些关于雪和欢笑主题的俳句,然后请他们对每一首诗所体现的创造力进行评价。结果,在第一首关于雪的诗中,两组实验参与者表现出的创造力相当。然而,在那首关于欢笑的诗中,之前做过写作成名梦的创作新人们表现出的创造性明显不佳。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是仅仅想象自己获得奖励也会抑制正能量的产生。
  实验结果令许多心理学家深感震惊。为何在实验室中运作良好的奖励系统在现实生活中却常常碰壁呢?
  ……

下一篇:暂无
上一篇:暂无